w88优德手机版 · 2022年8月25日 0

恒大球迷心路图鉴:从亚洲霸主到挣扎保级

src=中新社发 李克 摄cnsupload/big/2013/12-01/4-426/a62cacd996f24fba97caa0e69316616f.jpg title=2013年中国足协杯决赛第一场将于12月1日下午16时在贵阳开战,贵州人和主场迎战广州恒大,11月30日下午,客队主教练出席了赛前新闻发布会,并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比较乐观的表达了对获得三冠王的信心和期盼。图为恒大球队队长郑智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。中新社发 李克 摄 />

src=中新社发 李克 摄cnsupload/big/2013/12-01/4-426/a62cacd996f24fba97caa0e69316616f.jpg title=2013年中国足协杯决赛第一场将于12月1日下午16时在贵阳开战,贵州人和主场迎战广州恒大,11月30日下午,客队主教练出席了赛前新闻发布会,并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比较乐观的表达了对获得三冠王的信心和期盼。图为恒大球队队长郑智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。中新社发 李克 摄 /资料图:2013年中国足协杯决赛第一场前,时任恒大球队队长郑智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。中新社发 李克 摄

中新网北京8月22日电(记者 王昊)21日晚,随着主裁的一声哨响,郑智作为主教练回归后的首场中超比赛,广州队以4:1战胜深圳队。迎来一场久违的胜利后,广州队排名本赛季中超第16,依旧处于降级区。

上半场补时阶段,韦世豪用一记世界波破门后,跑到场边,拥抱了自己曾经的老队长、现在的主教练郑智。本场比赛,他打进两记世界波,是广州队胜利的关键。郑智笑着为韦世豪鼓掌,如今他的任务不再是以往那样在场上冲击冠军,而是在场边带领球队保级。

从2010年恒大入主开始,这支队伍经历无数辉煌时刻,到如今为保级发愁,起起伏伏令人唏嘘。那些陪伴着广州队走过风雨的拥趸们,为球队的巅峰而欢呼,为球队的动荡而慨叹,却始终难说出再见二字。

2013年11月9日,广州还没进入冬天,温度正适宜。位于大学城的中山大学东校区,同学在晚上散步之余,偶尔能听到诸如“亚冠”“恒大”这样的只言片语飘过来。这晚,亚冠联赛决赛次回合在16公里外的天河体育场进行,由广州恒大迎战首尔FC。

这是中山大学学生葛然第一次去现场观看恒大的比赛,至今他都难以忘记体育场内充斥着的纯粹与激情以及火爆的气氛。“那场是打平的,还是拿到了亚冠冠军。虽然当时很多球员我都还不认识,但现场看球非常有意思。”

球迷们对于亚冠的热情使得这场比赛一票难求,原价400元的门票被黄牛炒到3000元以上。广州足球的巅峰时代,由此开始。

那个决赛夜,广州的城市地标广州塔打出了“恒大加油”的字样。无数广州人守着直播,其中就包括葛然的朋友江志。终场哨声响起的一刻,中山大学的男生宿舍爆发出一阵欢呼,他的声音混杂在内。

从小在广州长大的江志,从广药时期便开始关注这支球队。“其实也算有点盲目,我不是因为喜欢这个队的踢球风格。而是有一个能够代表自己家乡的球队,就会无条件支持。”

恒大足球队首夺亚冠冠军时,葛然刚刚进入大四,毕业后,他进入恒大集团工作。那几年的恒大集团风头正盛,其工作岗位在广州高校毕业生中非常抢手。

“入职恒大之后,我开始把这支球队当作主队,毕竟是自己公司冠名的球队,而且球队确实敢打敢拼。”

葛然回想起2015年亚冠决赛,还有一则插曲难以忘怀。“当时我在公司加班,时不时瞄一眼直播,特别羡慕领导们可以去现场看球。但后来他们突然都回来开会,刚到办公室球队就进球了,折腾了一趟,反而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2010到2020这十年,中国足坛最为成功的俱乐部无疑是广州恒大,两次亚冠冠军、八次中超冠军,他们不断刷新着中超的纪录,风头一时无两。

2014年毕业后,葛然和江志不能再一起凑在宿舍看比赛直播,相比于学生时代,生活给了他们更多挑战,要花更多精力来应付。江志说,自己毕业后一度很少看比赛,因为在忙碌工作之余,还要准备出国留学。他们的生活,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。

2016年,江志开始了留学生活,而此后,葛然也离开了恒大集团,前往香港读书。重新开启学生时代,他们看恒大的比赛直播更曲折了。

江志笑着说:“我要找那种奇奇怪怪的直播网站,主播的比赛评说一塌糊涂,但是能看到就已经很不容易,这是我在海外的精神寄托。”

“我在香港业余生活也比较单调,有朋友陪伴一起看主队的比赛直播,是挺幸福的一件事情。那些乱七八糟的播放源,可能看个五分钟、十分钟就被掐掉了,又要去找别的。”葛然说。

他们看比赛最多的是2018赛季,那一赛季头部球队之间竞争激烈,赛季末他们几乎场场不落。虽不能见面,但也通过社交软件共享自己的嬉笑怒骂。最终,上海上港摘得2018赛季中超冠军。

次年,广州恒大卷土重来捧起了自己第八座中超冠军奖杯。不知有多少人想到,这第八冠竟是落日余晖。2020年,恒大俱乐部宣布修建广州恒大足球场,蓝图的盛景让所有关注广州足球的人都振奋不已,但最终这个想法停止在荒乱的地皮上。

江志说:“我想和葛然一起在恒大的主场看一场比赛。很遗憾,目前来看这个想法可能没办法实现了。”

2021年初,由于足协要求俱乐部名称中性化,“恒大”二字消失,“广州队”成为这支球队的新名字,大牌外援、知名外教同样成为历史。今年3月,这个曾经“壕”气冲天的俱乐部开始找主播直播,卖球队周边。参与直播的两位小将,显得有些拘谨。

“他从刚开始崭露头角到退役,感觉都是小将,同位置没别人的时候,都是他撑着。不管在广州队还是国家队,他有定海神针的作用。有些球员在国内联赛踢,状况不会那么差,一到国际大赛就不行了,只能靠这个小将了。”

如今,不论是他还是葛然,已经基本不看中超的比赛了。“我最不满意的就是青训,不论是现在这个球队的低谷,还是以前那十年,大部分厉害的球员都不是通过恒大青训系统出来的。”谈及青训,江志语气有些愤慨。

“当时候搞得蛮高调的,又跟皇马合作,又在清远搞基地,是不是噱头比较多?到最后我都没有看到由恒大青训系统出来能堪大用的球员。”

对于广州队现状的失望之情,可以明显从他们的言语之间感受到。不过,他们并不认为恒大需要为中国足球的“金元时代”背锅。在葛然看来,商业化是一个高水平联赛的必经之路,中国足球的低谷,不仅仅是金元足球导致的。

“我们年纪也大了,可能以后看足球的机会也很少,现在我即便看英超或者其他国家喜欢的球员比赛,那始终不是我家乡的球队,心里总是会有那么一点欠缺。”在8000公里之外,隔着8个小时时差的远方,江志这样说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为化名)(完)